豆角新文科普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 > 正文内容

黄栌树的故事黄栌树

来源:豆角新文科普网   时间: 2020-11-16

《白蛇传》中的白娘子娴淑美丽的形象,早已家喻户晓。但人们很少知道白娘子在黄栌树的故事中所表现出行侠仗义打抱不平的正义行为。白娘子将这株生长在高崖口村后寺岭上的黄栌点化为锯不倒砍不死的神树。千百年来任风刀霜剑宰割,仍像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筋骨强劲,精神矍铄,以它独有的风采和魅力迎接世人的观瞻。

据传说,很久很久以前,高崖口村有个姓林的老翁,胡须全白,人们不大知道它的大号,都呼他为林老爹。这林老爹老伴儿早已去世,无儿无女。同龄人都说他年轻时不年轻,满脸胡茬子,年迈时还是那个模样儿,像是一尊亘古不变的古董。说起林老爹这一辈子爱好只有一个,那就是爱他的黄栌如爱自己的生命。

林老爹的家紧靠在后寺岭下,坐南朝北。他的三间老屋有个后窗,每当九九重阳节的时候,他总要把后窗打开,把窗台上的尘土打扫干净,在炕头上放一张桌子,在桌子上摆放两三盘小菜,然后蹲上一壶酒,边饮边欣赏这株黄栌。

说起这株黄栌,在他小的时候,听他的爷爷讲,这株黄栌就是这个模样,一人多高,碗口粗细,树皮干裂如龟背,树干倾斜如鹰嘴。本来黄栌属成丛连片的灌木,可这株黄栌却一反常态,硬是出灌木丛而独树一帜,每当秋霜初降,那株黄栌便显得格外耀眼,像一束燃烧的火把,照亮了林老爹的心胸,老酒便在这喜悦的心情中一饮而尽……。

林老爹守护这株黄栌,就像一个长辈守护他的子孙,大旱之年要给它浇水,平常之年也要给它施肥松土,还要防山火,总而言之,关怀备至无一点疏漏。

又一年的九月初九来到了。这日傍晚,林老爹特意在院子里支起了一张小桌,摆上两盘他最爱吃的野菜,一盘木榄菜,一盘是水芥菜。落日的余辉把这个小院罩上了扑朔迷离的光环。林老爹吃一口菜呷一口酒,眼望着房后边山岭上如火的黄栌,沉浸在悠然自得的农家乐中……。

正在兴奋中的林老爹,忽然听到咚咚的敲门声,林老爹开了门,原来是本村姬家大院的家丁。姬家的家丁把来意说了之后,便扬长而去。顿时把林老爹气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原来是姬家通知林老爹三天之内务必把黄栌锯掉,否则他们将派人连根刨掉,原因是这株黄栌压了姬家的财运之气。

提起这姬家贵州有专门看癫痫的医院吗,本不是什么好鸟,祖辈三代,家大业大,仗势欺人,横行乡里,成为当地一霸。到了姬仲这代,偏偏遇上了一个不成气候的儿子,眼看着祖业后继无人,家境渐衰。为了振兴家业,姬仲找到教书先生给他七岁的儿子取个好名字,带来点福音。这位教书先生给他儿子取了个姬少吉的名字并解释说,少吉少吉,少年得志,等来得是高官厚禄。没想到十几年过去了,这姬少吉不学无术,吊儿郎当,二十四五岁还娶不上媳妇。姬仲这个当爹的,便从邻村抢来一女,逼迫成婚,没想到只一夜,这女子便趁无人时,在大柁上挂了根绳子,悬梁自尽了。婚事办完了接着办丧事……。就这样,年复一年姬家未见曙光和希望。一天,姬仲便到镇子上找到了胡阴阳这个风水先生。胡阴阳随便问了姬少吉的生辰八字,略加思索后便说:“其一,你儿子的名字取得不好,应把中间那个‘少’去掉,少吉少吉,少有吉利;明日我去你家宅院看一看,前后左右有无镇物。”

姬仲经胡阴阳这么一说,气不打一处来,回去后,便嘱咐家丁将年迈的教书先生赶走了。第二天,胡阴阳来到了姬仲家,左瞧瞧,右看看,然后又翻了翻臃肿的眼皮说:“你家的前面,有只老鹰在随时随地窥视着你,你姓姬,与鸡谐音,你想啊,一只小鸡在老鹰的嘴底下,能好的了吗?”姬仲忙问到:“这只鹰在哪里?”胡阴阳用手一指说:“你抬头往前看,南边山梁上那黄栌树不象只老鹰吗?”

这高崖口村,村中是一条狭长的河套,东西走向,住家在南山根的多为南房,靠北山根的多为北房,而姬家大院正是座北朝南,面对后寺岭,面对黄栌树。

这株黄栌树怎么像鹰了呢?这又是故事里的故事。

这株黄栌树本来就长得七扭八歪,奇形怪状,而这株黄栌树的树冠就只有南北两个枝杈。偏巧一年夏天,雷雨大作,一个炸雷将南边那个树杈劈掉了,只剩下北边的树杈向前伸展着,像个老鹰脑袋。这黄栌少了一个枝杈不要紧,却像割了林老爹的心头肉。那日雨刚住,林老爹便挖了一包黄土泥,爬上山去,将那黄泥巴涂抹在这株黄栌的伤口上,又用崭新的白布将其包裹得严严实实,然后又在树根处用土培个埂坝,浇上水。但林老爹仍是不放心,每天都要爬上山检查一遍有无疏忽之处。终于,半个月后,看到伤疤处冒出了新芽,才算做罢。

再说林老爹一屁股做在西安中际医院口碑怎么样地上,想起与黄栌树结下的几十年交情,每当秋霜尽染的时候,如燃烧的火把,如飘扬的旗帜,庄稼人图什么,不就是图个气儿顺吗,图个红火劲儿吗!怎么能把它锯掉呢?把它锯掉,等于锯了他的心肝,可是,你不锯掉,姬家要派人锯掉,这冤枉上哪诉说呢,姬家上勾结官府,下欺压百姓,在当地,吐出唾沫就是钉,怎么能惹得起呢?

这一夜,林老爹着实没睡好觉。第二天一早,拿了个小板凳,兀自坐在屋檐下,长吁短叹。傍晌午了,林老爹也无心思去生火做饭。这时,听到门外有女子的说话声,接着便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林老爹开了院门,看是两个村姑模样的弱女子,便招呼进了院。

这两个女子,一个穿白色衣裙,一个穿青色衣裙。穿白衣衫的女子说:“老伯,我姓白,叫素贞,我妹妹叫小青,我们姐妹俩是去山那边看姨娘的,路过此处,有些口渴,想跟您讨口水喝,顺便吃些干粮。”

林老爹一向心眼儿好。看这两个弱女子一路风尘去走亲戚,早动了慈善心肠,忙去生火烧水。

这白素贞与小青不是别人,正是《白蛇传》里所讲的白蛇和青蛇。白蛇在峨眉山修炼成了气候,来到西子湖畔收了青蛇,两人商议云游四方后,再回临安定居。于是,白蛇与青蛇便扮作姐妹俩,从嵩山到昆仑山一路行来,这一日来到燕山脚下。一路上虽是风餐露宿,却也阅尽了千山竞秀万水争流的锦绣河山。只可惜,很不和谐的是官场腐败,盗匪猖獗,弱肉强食,民不聊生。这次燕山之行,给白蛇这样一段经历,才有了后来的西湖遇许仙并结为伉俪,在临安城开药店,对市井百姓行救死扶伤之义举。

小青与林老爹烧好水后,白素贞已从包裹里拿出了干粮,摆放在院中的小桌上。这时,白素贞招呼小青把林老爹扶为上座。白素贞与小青问林老爹为何脸色不好,林老爹才道出了实情。

白素贞与小青抬头一看,屋后的山梁上果然有一株像鹰样的黄栌树。

白素贞说:“老伯,您不必挂在心上,我们姐妹虽是乡野之人,此区区小事,会为您分忧解难,保您这棵黄栌不受半点侵害,让它永远成为老伯心中的风景。”

林老爹听了两位小姐的开导,倒是很开心,可是姬家人多势大,真的去五六个硬汉,你两个弱女子怎么上前计较?

武汉颠痫医院大全白素贞看林老爹脸上愁云未散。便岔开话题,说:“老伯,我们姐妹俩千里迢迢来投奔姨娘,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父亲早逝,母亲于年初又一病不起,也已乘鹤西去,我们姐妹俩相依为命,此次路过贵处,您不计嫌疑,权且留宿,实属幸中之幸,如您老不嫌,我们愿做您的义女如何?”

此时,白素贞与小青已双双跪拜在林老爹面前。林老爹多少年来与山为伍与树为伍,不曾听到这般吴越软语,又看这两位女孩知礼仪,通世理,便有了几分好感。于是赶紧扶起二位姐妹,林老爹从屋里拿出酒来,为二位义女接风洗尘一饮为快。

白素贞与小青,先为林老爹斟了,然后又斟了杯敬了山神和土地,末了姐妹俩才斟满了自己的酒杯,三人才动起碗筷。

一连三日,白素贞、小青与林老爹叙些家常理短,奇闻轶事,一日三餐谈笑风生无所顾忌。但林老爹为黄栌的心事儿仍无法淡去,只是看这两个朝气蓬勃的女孩无忧无虑胸有成竹的样子,得到了些许宽慰。

这三天,姬家的家丁,不断将林老爹与两个小姑娘饮酒作乐的情景报与姬仲,姬仲倒觉得有些怪了。往日里林老爹爱栌如命,就是谁家的牲口在那棵树上栓一下,林老爹都不能饶恕,这株黄栌马上就要做柴烧了,反倒没事人一般。三天后的早晨,姬家便派了四个家丁,拿上斧子锯子,爬上后寺山梁,直奔黄栌而去。

白素贞、小青、林老爹在院子里看得真切。林老爹再也忍不住了,说什么也要拼出老命,护住这株黄栌。白素贞与小青使出全身力气拦住老爹,并好言宽慰说:“您一个人去拼,您拼得过吗,就是上去十个人管得了今天也管不了明天啊,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您放心,我们两个小女子说到做到,保您这株黄栌万无一失,让它永世安然无恙。”

白素贞吩咐小青,把院子打扫出一块空地,用净水泼了尘土,放了张桌子,白素贞亲自点燃一炷香,将其插在桌子上的香炉里。然后又斟满四杯酒,东南西北各一杯,白素贞便对着黄栌的方向跪拜在地,口中念念有词……。做毕,便对林老爹说:“没事了,看他们一会就得跑回去。”

林老爹还是将信将疑。

姬家这四个家丁,不大一会儿,便爬到了黄栌树旁,拿斧子的那个家丁,便将斧子抡得老高,使足了劲向黄栌砍去,谁知,斧睡觉的时候抽搐是怎么回事子下去,一道金光,一声巨响,那斧子刃便崩了个大豁口,而那黄栌的树皮,只留下一个白印印。斧子已经不能用了,拿锯子的那个家丁便趴在树下,将锯子放平,打算从地面将其锯下。没想到锯子也是同样的下场。那黄栌的树身就像钢浇铁铸的一般,四人只好卷马而回。

当下,看那四人滚了回去,林老爹仍是放心不下,便一定要去看一看树身有没有损伤。白素贞阻拦不行,只好让小青陪着林老爹爬上了后寺岭……。一看果然是毫毛无损,林老爹这颗悬着的心才算落了地。

再说姬仲,看那黄栌巍然不动,而四人却滚了回来,气不打一处来。四家丁说了刀斧不入的情景。姬仲说:“去铁匠炉重新打造,刃上多加钢,我就不信一棵树竟砍不倒。”

过了两天,加了钢的斧子打造好了。这天傍晚,姬仲亲自带领四家丁,直奔黄栌树。

林老爹在院子里看得清楚。心想,这株黄栌早晚会让姬家砍掉,不免又伤起心来,几十年心血付之东流不说,那是一棵古树,那是一道风景啊!白素贞在一旁劝解说:“老伯,您不用担心,保准那伙人半路就得退回来。”白素贞话音才落,果然见打头的姬仲,手捂着肚子滚了下来。事后姬家传出话说,那棵黄栌是棵神树,不是刀崩斧断就是头疼肚泻,近前不得。此后,再也无人敢砍了。

此时的林老爹才醒悟过来,白素贞是个神人,只是不知是哪路神仙,为黄栌做了法,已将黄栌点化成神树。白素贞与小青在林老爹家一连住了七天,林老爹一直把二位义女奉为上宾,从心眼里感谢她们的恩德。为了不张扬此事,在一个雾霭茫茫的清晨,白素贞与小青悄然而别,只在黄绸子布上留下一行娟秀的小楷:“老伯,我本是昆仑山上一蛇仙,已修成正果,来到世间专为惩恶扬善济困安良,日后,有难事、急事,您老向临安城方向,燃三炷香,并念三遍我儿素贞,我便立马来到老伯身边,切记,切记,义女素贞。”林老爹看罢不禁泪水涟涟,感叹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关于的相关文章: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砂仁的收货加工砂仁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ysfvz.com  豆角新文科普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