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创事记 > 正文内容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 正文 第一千八百五十八章 成全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洛阳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这一次的谈判宣告失败,李心念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晚饭也没下楼去吃。

    君彻让用人将饭菜送到了她房间,也被她婉拒了。

    墨叔见状,就催促君彻,“彻少爷,你还是上去哄一哄吧,女人哄一哄就好了,别这么僵着。”

    君彻到底还是担心她,最后亲自端着菜上楼去敲门。

    “我说了,我不饿。”听到敲门声,李心念想也不想的说道。

    “是我。”君彻开了口。

    房间里,李心念楞了一下,停顿了几秒之后,才回答,“是谁都一样,我不吃。”

    “那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什么时候想吃,什么时候叫我。”君彻没有强行进去,只是退一步的说道。

    李心念听到这话就更气了。

    他君彻到底凭什么这样?说要离婚的是他,回来后又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连跟她谈一谈都不肯的也是他。

    现在呢?

    现在算什么?

    她不过是心情不好没胃口吃不下饭,他又来这一招?

    心里的怨气特特别的强烈,李心念到底是失去自控过去打开门,红着一双眼睛质问君彻,“君彻,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觉得这样很好玩?我不吃饭跟你有什么关系?”

    “这些菜都是你爱吃的。”君彻迎接着她质问的眼神,也承受了她的怒气,但说出口的话,又变得那么的温润,让人没办法拒绝。

    李心念狠了心,握紧拳头表示,“我喜欢这些菜就一定要吃吗?”

    “心念……”

    “别叫我!”李心念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我不吃,我什么都不想吃,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君彻看着这样的她,也深知自己将她逼到了极限,再逼下去,会带来严重的后果,便妥协了,“那就不吃了,你想静一静,就静一静,想吃的时候再叫我。”

    君彻走了,房间又归于廊坊羊羔疯频繁发作如何治疗平静。

    李心念彻底失去力气,跌坐在地上,眼泪怎么也控制不住的掉落下来。

    我喜欢这些菜就一定要吃吗?

    那我喜欢你,你就会喜欢我吗?

    李心念不知道这种表面平静的日子还 要持续多久,她开始躲着君彻,他回来的时候,她就会回到房间里,他走了,她才会出来活动。

    每日都是这样,但君彻好像也没有刻意找过自己,即使他知道她在家里。

    对李心念来说,这可能是一场没有硝烟的较量,他们势均力敌,不到最后,永远不知道输的那个人是谁。

    直至她收到了一条匿名短信,内容是君彻的照片,照片上的君彻并非单独一人,身侧有各色各样的女人傍着。

    这照片刺眼到让李心念再也没办法冷静了,直接冲下了楼。

    墨叔还在客厅收拾着,见到她下楼来,关切的问道,“少奶奶,是要用餐吗?我马上去做。”

    “君彻呢?”李心念脸色惨白的看着墨叔问道。

    墨叔楞了一下,才回答道,“彻少爷刚刚接了个电话出门了,还没回来。”

    “去哪里了?”

    “好像是什么会所吧,我不轻易间听到的,但不是很确定,应该是一些朋友听说他回来了,找他喝酒吧。”

    李心念没再细问,转身上了楼,换上了外出服后下楼对墨叔说道,“我出去一趟。”

    “少奶奶,你是去找彻少爷吗?要我给他打电话说一声吗?”

    “不了。”李心念拒绝,拿了车钥匙就出门了。

    君彻跟朋友聚会一般都会在清零会所,以前李心念也跟他来过几次,所以对这里不算陌生。

    她询问了前台知道君彻所在的包间后,就直接过去找他了。

    当她推开门,打扰到里面人的兴致之后,有人问到,“这是哪里来的妞,长得不错啊,清零什么时候有这样的姿色了?”

    李心念一眼就看到了君彻,她没有理会那些人难听的话语,而是直邢台儿童羊癫疯能治好吗接往君彻走去。

    他的身边一左一右坐了两个女人,大概是知道他的身份,正在巴结着。

    李心念看得刺眼,直接扯开一个,又过去抓另外一个。

    那一个不服气了,直接挣扎着问道,“你是谁啊?哪里来的?你凭什么推开我?”

    “我是他太太。”李心念一字一句坚定的说道,“凭这个,可以吗?”

    到底是在声色场所混的,听到正宫寻来了,哪里还敢吱声,灰溜溜的离开了。

    李心念这才看向从头到尾都没说话的君彻,“这就是你的理由?”

    当着众人的面,她没有说出那两个字,但她知道,君彻明白自己的意思。

    众人看了看君彻的表情,便知道这是家事,各自找了借口离开了,包间里就剩下两人。

    李心念关掉了吵闹的音乐,打开了灯,也将君彻看了个真切。

    她以为能从这个男人的脸上找到一丝愧疚或者不紧张,可事实是,他的脸上平静无波,连眼神都是那么的淡然,没有自己锁臆想的样子。

    突然间她就很失望很失望。

    “君彻,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成全你,我们离婚吧。”李心念到底还是说出口了。

    明明应该是洒脱的姿态,可她的心还是痛得快不能跳动了。

    这一切窒息的感觉,都是君彻带给自己的,李心念要自己深刻的去记住。

    李心念什么时候走的,君彻不知道,只是一直维持着那个姿势坐着。

    梁友棋进来的时候他也没发现,视线还一直落在李心念刚才站着的位置,专注的看着,就好像她还站在那里一样。

    “君少,少奶奶已经安全到家了。”梁友棋汇报了情况。

    君彻慢慢的收回视线,又慢慢的呼吸了一口,心口的地方,还是剧烈的疼痛着。

    谁说不疼呢?

    哪怕麻木了,也是钻心的疼。

    “那就好。原发性癫痫能够治好么

    这一场戏,落幕了。

    “君少,你这样做真的值得吗?”梁友棋实在不明白,也想不通,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

    李心念收到的那些照片,是君彻让人发的,所以李心念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策划好了这一幕。

    所有李心念所看到的样子,都是君彻想给她看到的样子。

    而他不愿意让她看到的,一辈子都不会让她知道。

    “值得。”君彻的答案是肯定的。

    “只要让那些人知道,李心念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之后,他们就不会对她怎么样了。”君彻这么说道。

    梁友棋最后也只剩下叹气。

    这份爱对君彻来说,太深沉了。

    君彻回到家,墨叔在客厅里等着,见到他回来,就着急的说道,“彻少爷,少奶奶去找你了,回来的时候,哭得很厉害,现在都还将自己关在卧室里呢。”

    “没事,让她哭一哭吧。”君彻说道。

    墨叔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君彻,仿佛不太相信,这些话是从君彻嘴巴里说出来的。

    但君彻并没有多做停留,而是上楼。

    李心念听到了君彻的脚步声,那脚步声似乎在自己门口停顿了一会,但最后还是离开了。

    她的眼泪又无声的流淌下来……

    从收到离婚协议书到现在,她是第一次有了想放弃的念头。

    都说死心不过一瞬间,刚刚在会所里看到他左拥右抱的样子,她第一次尝到了死心的滋味。

    所以她说,君彻,我成全你,我们离婚吧!

    又是一夜的不安稳,早上醒来,李心念眼睛很疼,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看就是哭了一整晚的颓废模样。

    这样的她,就算再清醒脱俗,也没办法跟那些精心装扮的女人们去比较了。

    都说男人喜新厌旧,看来这话一点都不假。

 &nb北京哪个医院看癫痫sp;  仔细回想一路走来,她都没有看透过整个男人。

    当年的事情,她能记得的就只有伤害,在美国治疗的那八年的时间里,她仅靠着对龙夜爵的那份美好想象坚持了下来,再回来,君彻成为了她人生中的禁题。

    她太想变回曾经单纯简单的李心念,所以拼了命的想要抓住龙夜爵,哪怕不惜破坏他与唐绵绵之间的感情……

    可就在这个时候,君彻出现了,他出现得那么强势,让李心念方寸大乱,彻底的陷入惶恐之中。

    她害怕这个男人,可总在害怕的时候,又从他身上感觉到一丝温暖……

    很奇怪,这两种反差巨大的感觉都会在君彻的身上出现。

    君彻来势汹汹,一点喘息的时间都不给她,让她弄明白了自己对龙夜爵的那份感情,其实只是单纯的依恋,和爱情无关。

    她问过君彻,自己算不算一个坏人,毕竟她曾经那么的破坏过龙夜爵和唐绵绵,明知道龙夜爵心里的人是唐绵绵,却还孤注一掷的想去试一试。

    君彻的答案是否定的,他说,我能理解你,每个人的立场不同,龙夜爵于你而言,是在你最美好的阶段里,没有伤害,没有黑暗,都是对生活美好的期盼,一个人一生中,只有这么一个阶段,所以你留恋,就像每个人都会留恋自己的初恋一样。

    而君彻于她而言,则是黑暗的存在,因为从一开始,就是黑暗的开始。

    没有人会愿意让自己生活在黑暗。

    所有痛苦的记忆都是君彻带来的,所以她想躲,想逃走,君彻都能理解。

    可这个男人坚持下来了,他用自己的所作所为扭转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扭转了她对他的看法。

    感情的转折点,是在她失去那个孩子的时候。

    那时候的君彻,对她是真的好,让她慢慢的温暖起来,慢慢的爱上了这个男人。

    就如同他所承诺过的那样,过去发生的一切,他没办法去改变,但他愿意用未来一辈子的时间,去弥补,去淡化那些曾经的伤害。

    明明他就快做到了,又什么……要放弃?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ysfvz.com  洛阳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